欢迎光临姑苏网上商城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苏绣网
从苏州弄堂看苏州的传统文化

古城苏州的街比较多多,弄堂也多,一条条水磨青砖路,粉墙黛瓦、庭院深深;弄堂越长,院墙越高,弄堂风就越畅、越凉爽。可以说苏州老城区的美学价值不但在于它的园林,也在于那些积淀了历史沧桑的弄堂。这些弄堂里遗存了许多古代和近代建筑,与园林建筑不同,他们没有高高的院墙遮挡,为市井百姓所常见。这些弄堂老建筑就是整个城市历史文化氛围的依托,正是这些无名的弄堂建筑共同构成了苏州老城区特有的市井文化。弄堂里的苏州,并不是指苏州的弄堂,而是指苏州的自古传下来的文化,所有和弄堂连在一起的成为和谐风景的都是属于这种文化。
    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就连弄堂都带有浓浓的书卷气息,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的,对于苏州而言弄堂文化既是历史文化的载体和阐释,也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一旦毁去,我们的城市文化就会失去某些遗传因子,甚至可能会出现文化断层。因此,对弄堂的保护与改造绝不能仅停留在对历史、现状的简单复原,而是对弄堂住宅的文化内涵进行全面而深入的解读,只有建立在深刻理解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做到对弄堂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使其在城市建设和更新中得以延续。
    弄堂,这一特有的民居形式,与千千万万市民的生活密不可分,经过岁月的洗礼,弄堂的文化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显性的弄堂建筑文化: 如弄堂建筑的形态、总体布局、建筑技术等; 另一种是隐形的弄堂民俗文化,即依附与弄堂这种特殊建筑形式中的人群的特殊联系,它们与弄堂建筑相互依存和烘托,具体的可以表现为居民世代生存的人际关系、价值取向、民风民俗和历史传统等等, 是弄堂历史的、生活的遗存与真实反映,要想继承与发扬弄堂文化。
一、弄堂文化及弄堂建造的技术
    弄堂,最早时作“弄唐”,见于明代祝允明所著的《前闻记》。祝允明在书中解释说:“今人呼屋下小巷为弄”,又说,小巷称作弄唐,唐就是路。凡屋边的陪弄或街路的支巷都称为弄唐,后来写成“弄堂”。弄堂分为明弄和暗弄,两者之间略有区别。明弄,是指不同人家的分界线;暗弄,一般说是一家一户所用,少数设在二姓之间。可以说,水巷弄堂就是水城古城苏州的命脉。从高空俯瞰这些间隔交错在现代建筑与老宅之间,或小桥、堤岸、水阁之间的弄堂,它就像是一条条纵横交织的记忆之线,把江南的昨天、今天都编织在了它的经纬之间。苏州的老城区至今尚保留着为数颇多的弄堂建筑。许多民居紧靠相连,总平面采取一进、一进的院落单元,民居中横向排列成群,构成连续的弄堂民居群体。这种高密度的布局方式,使每户占用了最小的河道岸线与巷弄路段,紧凑地利用城市土地,使每户人家都能获得水陆交通皆达之便利。这些弄堂建筑特征相比园林与大户宅院,显得简单、平淡,但贯穿其间的是一种平民文化。以平江历史街区为例,平江路上弄堂群落布局完整,弄堂民居基本保持了苏州传统民居的“街-巷-弄”肌理和庭院式布局以及路河平行、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的民居特色。
    弄堂不是居室,属于线形建筑物,造型狭长,有的长达百数十米。从建筑实用功能看,弄堂是人在建筑环境中的一种行道路线,上面盖了顶的道路,遮阳、挡风、避雨,有了弄堂就“雨天不湿鞋“。弄堂又是建筑空间环境的一种组织手段,中国建筑环境都是群体组合,由若干单元组成,这些单元与单元就靠弄堂串连与组织。弄堂,总是步步高。第一进的陪弄最低,第二进稍高,以后次第升高。这是实用的需要,也是一种口彩。江南水乡,泄水非常重要,每当黄梅天或雷阵雨,阴沟排水的畅与不畅,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质量。陪弄步步高,下面的阴沟也步步高,泄水就畅快。建筑群落如果单面向水,那么陪弄,包括整个建筑的地基一律逐步增高。有的建筑群落前后都有河道,那么陪弄步步升高到一定地段,后面一段陪弄渐次降低。
    弄堂的建造形式主要是内部以木结构为主,木架部分雕镂精进,巧夺天工,绝少手绘。木梁柱运用繁复先进的卯榫构造,诸如带销钉的燕尾榫、企口板,足见技艺与工具之精细。另外,苏州弄堂民居中有大量的精美门雕、窗雕,这些雕梁画栋的艺术效果反映了当时的艺术追求,精湛的技术与艺术特色尤其值得今人的欣赏与研究。如保存到现在的地处平江路中张家巷的全晋会馆,主建筑为庙堂宇式样,并到处可见以戏文为内容的木雕、砖雕、石雕等。
二、苏州传统弄堂的空间布置
    弄堂,划分出的空间环境,不仅显示出尊卑,更显现着亲疏。两姓之间多设明弄,一条明显的隔离带。一姓内部或具血缘姻亲的两落之间,大多设为暗弄,既间隔又联系。弄堂,好比一根线,这根线将建筑群落上的颗颗明珠串连起来。顺着弄堂,可以访问每一进空间。从暗弄堂突然推开侧门,一束强光猛地扑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总是院子或天井,点缀着老树、巴蕉、梅花、山石,别有洞天。弄堂建筑有独特的风格和个性 ,便于人们相互交往和彼此照顾 ,建筑的人性味浓厚。弄堂建筑对外较为封闭,仅有总弄与街面相通。总弄是通往各支弄的要道,起着弄内公共广场的作用,成为弄堂内社区中心。连接每家每户的支弄,既有共享空间的意味,又是家的延伸。从街面到总弄、再到支弄、最后进入各家各户,即由公共空间到半公共空间、再到半私有空间、最后到私有空间,层层推进,环环相扣,弄堂民居呈现出层次分明、组织有序的空间艺术特征。进入狭长的陪弄,空间感受倒也并不单调,屋顶变化丰富而有规律,那变化同陪弄穿过的建筑关系密切。头顶界面是木质的平顶,穿过的是楼房; 是单坡,穿越的则是厢廊。一段一段地走,石库门一个一个地来,每个石库门标示着一进房屋,石库门的个数就是建筑的进数。根据头顶界面的建筑形式,根据石库门的个数,可以知道自身所处的空间位置。陪弄幽深、幽暗又幽静,隐隐然江南人性格的一个侧面,内向、秘密,或多或少藏有隐私。弄堂,线型的狭长建筑,近于封闭,隐而不露,正是水乡人的性格在建筑中的映现。
三、弄堂里的文化气息和居民生活方式
    弄堂里似乎满是江南的市井之气,但只要抬头看看小巷的名字,风雅得能让人倒吸一口凉气。乌鹊桥路——白居易曾经有“乌鹊桥红带夕阳”这样的诗句;蒹葭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碧凤坊、景德路、清州观前——这都是比较熟知的,问题是咱都叫得出来里面的典故吗?临顿路是当年吴王出征临时驻军的地方,还有专诸巷,“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这是荆轲的前辈。其他诸如花驳岸、侍其巷、书院弄、学士街……无一不有来历。在宋代的苏州地图“平江图”上,有些弄堂已经榜上有名,按图索骥之下更能让人一
    惊,今天苏州城的街道格局,对照千年前的地图竟然没多大变迁。就是这些看似平常的弄堂小巷曾经走出过风华绝代的陈圆圆、柳如是,走出过儒雅蕴藉的范仲淹、唐寅等文才。可以说苏州大大小小的弄堂里都有着一些故事。
    一户户的苏州人就住在这些弄堂里,江南地窄人稠,寻常人家的房子多数不怎么宽绰明亮,春夏时许多人家就把晚饭摆在门口的巷子里,一家一家门口竹椅方桌,邻里间互相之间打着趣。傍晚时分穿过小巷,就像参加了一个私房菜博览会。曲折的弄堂,幽深的小巷,弄堂里面则充满了生活情趣,弄堂这种特殊建筑形式使邻里的日常接触基本上局限于一个院落之内。由于屋内缺乏储藏空间或者是厨房,很多住户便在弄外搭设此类空间,反而促进了邻里之间的交往。
四、传统弄堂文化的保护与传承
    弄堂,作为苏州人的日常居所,从人性化的角度来看,弄堂房子作为居住环境已嫌破旧杂乱,设施不全,已不适合现代人居住的环境要求。但是,它独有的历史都是它的性格史和精神史,它所有的空间都神奇地充满着历史留下来的精神。当历史的痕迹被人为地消除,只能凭借一些遗留物来维持昔日的荣光时,这遗留物也就被赋予了象征意蕴。在许多苏州人的眼里,弄堂或者弄堂的房子就是这样的象征物。譬如苏州的同益里、同德里,东邻五卅路,南接体育场,北靠干将路。平行配置的两条弄堂里有着古城苏州最典型的民国建筑群:19栋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西式洋房,镶嵌着30个石库门。从现在来看,这些老建筑的设施已经不符合现代生活的需求,这也就产生了守与弃的矛盾。事实上从一开始苏州很多老街弄堂的改造就引发各界人士的普遍关注:古城保护与百姓现实生活,是冲撞的矛盾体还是共振的统一体?作为政府实事工程,同德里、同益里民国建筑群特色街巷正式开工整治,“让发展的成果惠及民生,让古城区的百姓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成了整治工作的原则之一。在这项原则的指导下,整治突破了原有粉刷墙面、补种绿化的初级阶段,而是整合了多方力量,联手进行建筑立面、道路绿化、居民庭院、雨污管网、空中线路、宣传照明、市政配套等方面全方位立体式的整治,就连外墙的窗户,也全部改为朱漆雕花木窗式样。
    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古城保护与百姓生活的互动与兼顾,能进一步拉近历史文化遗存与百姓的距离,让百姓共享历史文化。原住居民既是城市文脉的创造者和传承者,也是文化利益的发展者和受惠者,街巷里弄延续着苏州的历史文化,如果每改造一条历史街区就迁走一批居民,那么,这样的历史又由谁来传承和创造?弄堂建筑不仅是过去人们生活和居住的场所,而且现在仍然并将继续发挥它的功能。弄堂建筑不论是变革还是借鉴,都需先有一个全面的、深刻的反思过程,才能给出切实有效的保护策略。在弄堂建筑的保护更新中要突破仅仅满足于表面式样的仿古,更不是到处模仿江南的粉墙黛瓦;对弄堂文化中那些深植于人们生活的、富于生活情趣、有利于人际交往的文化精髓,要得以传承与宏扬。因而,对传统弄堂建筑的保护不应是将历史凝固、静止的保护,不应切断其自身的发展,必须确保历史脉络的完整性和延续性。一方面,应保证代表各历史时期的弄堂建筑的共生共存。另一方面,保护历史脉络的延续性和真实性还要求保护原有的弄堂的社会结构和生活的真实性,实现弄堂历史文化的精神传承。

Copyright © 2013 Sumall.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26111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