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姑苏网上商城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苏绣网
一座城的故事:女子与丝绸

 

         如果城市有性别,苏州一定是位女子;如果城市有礼服,苏州一定身着丝绸旗袍。

  《锦上姑苏》一书,看书名似乎只是关于苏州丝绸的故事,可细品起来才明白,苏州和丝绸这两个主题都只是作者赞美中国女性的话头而已。读到的、看到的是苏州深厚博大的丝绸文化,而融汇其中真正打动人心的,是中国经史文章里很难找到的女性主题。

  丝绸是中国带给世界的礼物,确切说是中国女性给世界的馈赠。在中国古代,桑蚕丝织从来都是女性的行业。每年春季,皇后都要到先蚕坛祭祀嫘祖,亲自把桑。苏州的盛泽镇是中国著名的丝府绸都,这里的先蚕坛数百年香火不绝。每逢小满之日,盛泽的人们都要酬神三天,因为这是蚕神的生辰。蚕户人家的少女们用体温暖出蚕宝宝,丝绸的生命也就从少女的呵护中开始。

  采桑,更是极富女性意蕴的工作。相传美丽的秦国女孩罗敷嫁给了秋胡,丈夫远走他乡20余载,罗敷采桑为生,侍奉婆母。秋胡归来,试探妻子,罗敷忠贞不渝,夫妻破镜重圆,这就是京剧名段《桑园会》。战国时,黄河流域还是蚕桑的中心,但隋唐之际,大批蚕户南迁,苏州迅速发展起来。唐朝把天下的州郡分为辅、雄、望、紧、上、中、下七等,而正是有了丝织业的蓬勃,苏州成为当时江南唯一的雄州。

  染为红线红于蓝,织作披香殿上毯。苏州刺史白居易从来不吝惜自己的才华去赞美苏州的丝绸,织为云外秋雁行,染做江南春水色然而,真正令他动情的,不是丝绸的美丽,而是女性的遭遇。丝细缫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疼在织女的手上,痛在诗人的心里。《长恨歌》《琵琶行》,无论是贵妃、歌妓还是织女,在白居易笔下,女性如丝般柔美,可总是裂帛一声,玉殒香消。也许正是苏州的丝绸激发了诗人对女性的深刻审美。一千年后,另一位生在江南都会、织造之家的公子更是借着书写女性,把中国文学推上了新高峰。谁能说曹雪芹之所以如此懂女人不是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锦绣丛中呢?

  张爱玲曾经写道:再没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真正懂得丝绸之美的还是女性。用高倍放大镜观察蚕丝,你会发现它不是规则的柱状纤维,而是扁圆不规则的三股纤维交织在一起。一袭丝绸,轻轻摩挲,光滑中似乎带有细细的毛刺,但用身体去感触,又是如皮肤般服帖。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粗糙,丝绸表面形成多重反射、折射、漫射,造就了它如宝石般耀眼的光泽。这种视觉和触觉的体验,令任何人造纤维都永远无法企及。光华四射的丝绸,激发了女性创造美的更大雄心。刺绣,让丝绸咬破了技术的蚕蛹化为艺术的彩蝶。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昆曲《牡丹亭》的这段绕地游把少女闺怨写到极致:就连最令女孩儿着迷的刺绣也无法摄住少女芳心了。

姑苏网上商城(www.sumall.cn)

Copyright © 2013 Sumall.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26111号-6